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互联网经济正在告别“免费时代”

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丰巢收取超时费,十二小时免费时段之外,收取每小时0.5元。封顶3元。本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却成了多方激辩的舆论热战。最终以企业妥协、放宽时限告终,但是收费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或许多年以后的经济史中会浓墨重彩地记录这一事件,这场“五毛钱之争”是互联网经济从“免费时代”终结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互联网兴起后,“免费服务”曾经是绝对主流,形成了一个默认免费模式的特殊时代。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互联网早期,是一个“理想主义时期”,这个时期,互联网参与者的社会比重不高,属于边缘小众群体,自娱自乐的氛围浓厚。而且,年龄也偏低,“公开共享”的互联网乌托邦是主流意识形态。比如早期的网络论坛BBS,几万会员就是“大山头”了。日常运营维护依靠热心玩家业余支持,商业化受到了普遍的排斥——大部分也没有商业价值。“理想主义时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大众化的互联网生态趋近现实社会。免费模式还在继续,但驱动力已经不同。所谓“互联网营销”取代了原来的乌托邦理想,从营销角度维持“免费”的形式。此时的“免费”已经不是愤世嫉俗的反商业化,广告收入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标配。广告收入的优势在于,无需深度涉入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可以单纯从流量中产生收益,第三方付钱在形式上保护了用户免费的感觉。但是,绝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不能靠微薄的广告收益维持经营,人类经济活动中首次出现了大规模亏损却又欣欣向荣的企业群体,这就是“互联网营销”的奇妙之处。以金钱换时间,以时间换规模,烧钱获客、规模为王。此时的互联网免费,是“资本请客”的白吃白喝,着实有点反常。其实,“赔本赚吆喝”不是创新,连传统相声《卖布头》都会反复讲“先赔后赚”的道理。“获客成本”和此前企业的营销成本、广告成本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传统企业哪有持续烧钱几个月、几年的能力?互联网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各国政府超发货币的饕餮盛宴。大量热钱流入金融资本市场,为互联网烧钱提供了充足的燃料。以美国为例,2003年-2008年五年间美联储M2供应量上涨了40%,美联储MZM货币指标扩张了50%。而纳斯达克指数在同一时期也表现强劲,基本收复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失地,成为金融资本市场仅次于房地产的第二大受益者。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不差钱”的时代造就了烧钱的“互联网营销”。换一个角度看,互联网的烧钱高潮掩盖了货币超发的副作用,多少有点“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喜剧氛围。超发货币在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沉淀,一部分以“请客吃饭”的形式转为商品消费,更多的则转化为股票等金融资本沉淀了下来。其中确实产生了真金白银的社会效益,但也积累了不少的泡沫。比起次贷背后的房地产烧来烧去就是砖头水泥,互联网烧钱好歹要进步一点,确实烧出了不少创新。但是,遵循边际效应的规律,互联网产业中有价值的投资项目越来越少,剩下来更多的是怪力乱神,长此以往,难以为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市场已经对美国科技股泡沫产生了担心,只不过房地产的次贷危机爆发后,纳斯达克的表现就不那么刺眼了。危机过后,互联网的盛宴又恢复如初——既然有了房地产过热充当罪魁祸首,科技股那点小毛小病的发烧症状也就不予计较了。又是十年愉快的烧钱游戏。但是,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未来企业使用互联网营销,选择外包公司更为合理,一来省去互联网收费计算环节,二来免去网站流量的运营成本。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互联网+服务公司,可以帮助合作企业重新调整百度seo排名,近日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重新更新算法,自主开发SEO优化辅助系统,并与【租客网】合作,将“深圳租房”“房屋租赁”这两个词,稳定在百度首页。免费时代已经终结,毫无悬念。走出免费的舒适区,肯定伴随着痛苦指数的上升,企业要面对失去客户的风险,客户要承担支出的成本。选择正确的、专业的外包团队是避免这一情况发生的有效手段。我们不得不承认进入收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迈向成熟的标志。年少轻狂的乌托邦理想不能支撑产业的长期发展,违背常理的大规模烧钱更是高风险游戏,都不是健康的经济运行。是时候选择新的道路了,必须有效地评估并选择合适的外包提供商,金融投资才会有长期的社会效益。如果您想要提升品牌知名度或网站点击率,欢迎贵司与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合作。

2020年12月08日 10:35

租房美好时光,不止是说说而已

很多人都有租房的经历,而且我们大部分人找房子都是通过中介来的,中介这个职业是服务与业主和租户之间的,但如今却“黑中介”横行,广为租赁市场诟病,更令广大租客和房东深恶痛绝,如果我们租房或者出租房屋时万一不小心遇到了黑中介该怎么办呢?租房黑中介骗钱的基本招数1.虚假房源——蒙:黑中介为招揽客户,会在某些监管不严的平台发布虚假房源,并且故意报低租金,如一套3000元租金的房子,中介诱骗租客说2000元,等人来了,就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再带租客去看贵的房子。就算房主都已经把房子租出去了,中介还会继续发布该房源吸引租客,但租客想着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吧,于是“黑中介”的阴谋就得逞了。2.文字游戏——坑:有的中介公司在《租房委托书》中设陷阱,如协议只有房东的义务,没有经营者的义务;只有房东的违约责任条款,没有经营者的违约条款;有时房东与租客见面后只是聊了几句,互递名片,但没有达成交易,也算“代理服务成功”,以此来收取房东的费用。3.内外勾结——骗:一种是与房主串通来骗。消费者与房主谈妥当,中介公司就拿到了中介费。当消费者准备租房时,房主告知,此房有变不能出租了,消费者再找中介公司时,得到的答复是已经中介成功,得付中介费。要继续找房还得再交钱。还有一种情况:房主是假的,就是个与“黑中介”内外接应的托,骗术基本与前一种相同,这种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多点。如何识别黑中介?四招就能解决:一看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二看房屋经纪备案证书;三看经纪人员资格证书;四看能否提供正规。四项不全的,不要租。同时,可以多上网搜索媒体曝光的租房黑中介信息。如何避免黑中介?租房一定要找正规的中介和正规的租赁平台,那些监管不当,松散的平台,最容易寄生“黑中介”,导致黑中介越发泛滥。但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平台,都会允许黑中介存活,比如租客网。你还在防范“黑中介”?有了租客网,你确定还不来体验下优质的租房体验感吗?

2020年07月29日 10:45

北汽蓝谷隐忧重重:扣非净利亏损8.74亿元,靠巨额政府补贴度日,近半营收未披露来源

记者|可达编辑|曾福斌2018年8月“借壳”上市的北汽蓝谷(600733.SH),至今仍是A股仅有的纯新能源整车标的。4日21日,北汽蓝谷发布了2019年年报,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5.89亿元,同比增长30.39%;归母净利润9201万元,同比增长25.54%。尽管在汽车市场萎缩及补贴退坡的冲击下,北汽蓝谷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交出了一份看似不错的“成绩单”,但背后过于依赖政府补贴的隐忧实则非常明显。4月23日,国家四部委联合发文,新能源汽车补贴将继续退坡。从财务角度来看,北汽蓝谷的这份年报“槽点满满”。在营收净利双增长之下,北汽蓝谷的扣非净利润自2015年财务数据公开披露以来全部亏损,2019年亏损达到8.74亿元,同比呈现扩大趋势。同时,北汽蓝谷的经营净现金流自2016年开始持续为负,2019年经营净现金流为-63.78亿创下新低,随着业务扩大现金流正在持续恶化。此外,2019年北汽蓝谷营业成本的增速为32.92%超过营业收入增速,期间费用不同程度增长,其中因债务融资增加导致财务费用同比激增342.29%,由2018年的1.09亿元增至4.83亿元。具体来看北汽蓝谷的有息债务,2019年末其短期借款从2018年的35.05亿元激增至97.63亿元,长期借款由36.42亿元增至41.56亿元,并首次出现55.59亿元的应付债券,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导致其财务费用飙升。有意思的是,大量借入有息债务的北汽蓝谷似乎并不差钱,披露年报的同时其公告,公司及子公司使用最高额度不超过人民币48亿元的暂时闲置自有资金购买一年期以内的银行结构性存款,占到北汽蓝谷截止2019年末货币资金余额89.69亿元的53.52%。受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影响,2014-2019年间北汽蓝谷的资本负债率分别为39.04%、62.49%、70.15%,增长极其迅速。在高企的营业成本及期间费用面前,扣非净利润常年亏损“入不敷出”的北汽蓝谷,是如何实现连续盈利的呢?答案是巨额的政府补贴。2019年,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83亿元,这部分计入营业收入。同时,其获得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5570.66万元,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0.58亿元,合计约11.14亿元,计入其他收益直接影响利润,后者正是北汽蓝谷连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根据年报,政府补助部分包括:基地建设补助、纯电车汽车技术研发补助、纯电动汽车课题项目补助、北京市工程实验室设备补助、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补助、燃料电池汽车技术研发补助。这些都是在国家及地方的新能源汽车补贴之外,由地方政府另外拨给北汽蓝谷。事实上,北汽蓝谷在2018年已经依靠上述相同政府补助项目拿到10.96亿元,这同样是其当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然而依靠补贴、补助实现盈利的持续性,在未来需要打上一个问号。根据多部委文件,新能源汽车补贴已经明确将继续退坡,而政府补助部分能否持续获得则是未知数。4月23日,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和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2020-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2019年年报显示,北汽蓝谷披露的主营业务只有新能源汽车,该业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22.13亿元,同比减少16.98%;毛利率为11.51%,同比减少1.34个百分点。新能源补贴退坡进而造成销量下滑,或是其主营业务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北汽蓝谷在年报中也给出了类似说法“报告期内,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给新能源汽车市场带来了一定的影响,特别是产销量规模较大的企业影响更为明显和突出”。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全年销量为15.06万辆,同比下降4.69%。北汽蓝谷指出,财政部、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四部委于2019年3月正式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中加大了退坡力度,基础标准退坡47%-60%。但从年报披露的相关数据来看,北汽蓝谷收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和政策变动并不相符。2019年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83亿元,仅同比减少6.04%,考虑到其销量亦同时减少,补贴变动并不如政策描述一样明显。此外,新能源汽车作为北汽蓝谷披露的唯一主营业务,2019年的收入占比仅为51.77%,较此前(2018年北汽蓝谷新能源汽车业务的营收占比为72.24%)大幅下滑,而对于剩下近半的收入来自于哪里,北汽蓝谷并未在年报中明确披露。事实上,在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下滑的情况下,未披露的业务才是北汽蓝谷2019年实现营收整体增长的主要原因,但投资者无法从年报中获知具体信息。就此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北汽新能源证券部,其工作人员表示北汽蓝谷的年报只披露主业,其他方面公司还涉及核心零部件生产,及一些销售、服务业务,比如4S店、充换电池等等。易观汽车出行高级分析师宋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北汽新能源面向普适大众的车型定位精准,中国现在新能源汽车消费比例最大的区间还是10万元到20万元,北汽新能源是这个价位相对最优的选择之一。即便特斯拉进入中国,更多的也是影响30万元以上的汽车市场,短期内不会和北汽新能源直接产生竞争。自2013年以来,北汽新能源已连续七年保持国内新能源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第一,但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此外,在全球销量方面比亚迪反超北汽新能源排名第二,第一仍为特斯拉。对此宋谨认为,2019年北汽新能源销量低迷和整个汽车市场的大环境密切相关,2019年宏观经济整体承压,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影响显著,造成汽车市场整体低迷。根据中汽协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同比减少2.8%,结束了自1990年开始的连续增长,但当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25.6万辆,同比增长61.7%势头迅猛。而到了2019年,不但汽车整体销量再度下滑8.2%,新能源汽车也“由盛转衰”,全年仅售出120.6万辆同比下降4.0%。“动力电池的成本大约每年减少20%,这是带动电动车成本下降的关键因素,但从整车来看对价格的影响将小于20%,难以对冲去年一次性补贴退坡50%左右带来的负面影响。”宋谨表示。但在宋瑾看来,补贴退坡仍然不会改变行业的长期趋势。“2019年工信部提出2025年新能源新车的年销量占比要达到25%左右,以这个比例来看要达到700万到800万辆,而目前每年只有120万辆左右,仍然长期看好。”宋谨称。据宋谨判断,2020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会出现反弹,由于上半年疫情影响对销量的巨大打击,2020年全年的销量仍大概率同比下滑,但2021年有望开始全面复苏,2023年、2024年由于新能源汽车TCO(拥有成本)逼近燃油车,增速将全面加快。

2020年04月26日 11:33